首页 法律服务 法律问题 法律观点 法律常识 律师专线 律师诉讼 律师咨询 著名律师 法治动态 法治快讯 法治工作 法治经纬 法律法规 经济法类 行政法类 民事法类 新法速递 案例判例 法律咨询 司法解释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

2019-03-09 11:32     来源:未知     编辑:法律信息网1    人气: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


赵清江脾气暴躁,打过村长、有过前科,四年前,他成了一名驱邪治病的“半仙”。

2017年11月27日,河北沧州盐山县小南马村,陈春龙带妻子胡瑞娟来找赵清江看病。赵清江的诊断是胡瑞娟身上有“蛇仙”,只有通过抽打,才能将其赶走。这是赵清江一贯的治疗方法,他说这是“神在打邪魔”。

陈春龙信了“半仙”的话,他和弟弟一起动手,妻子最终被活活打死。2月27日,赵清江、陈春龙等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案在盐山县法院开庭审理。

在小南马村村民看来,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无论在赵清江“成仙”之前,还是“成仙”之后,本村人对这个动辄以暴力解决问题、横行霸道的男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然而,因为乡间对神灵的信奉,以及赵清江自己的巧言包装,这个近似“村霸”式的人物,还是被他的信徒们供上了神坛。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殴打村民 曾因藏枪获刑监控画面:陈春龙带妻子离开宾馆去赵清江家治病

“半仙”家里的命案

在陈春龙家,对于鬼怪神灵的信奉由来已久。家里有人生病感冒时,他的母亲就会去烧香祈祷,或是给相熟的“半仙”打电话咨询。

陈春龙自己信奉的“半仙”是盐山县小南马村的赵清江,62岁、一米八几、200多斤的大块头。

关于赵清江如何成为“半仙”的说法不一,有村民听说,四年前,赵清江在自家遇到一只狐狸,之后就能从哭闹的病人身上看到“鬼神”。还有说法是,赵清江曾拜风水大仙为师,大仙帮他立了民间成仙所需要的香炉。

成为“半仙”之后,赵清江开始给人看病,他的名片上印着:专看各种疑难杂症、外灾、阴阳宅。

据陈春龙供述,2017年11月18日,因妻子患有抑郁症,睡不着觉,便前往半仙家看病。赵清江当场诊断:胡瑞娟身上有外灾。他说,看见胡瑞娟的耳朵下有疙瘩,应该是身上有“蛇仙”,只有通过抽打,才能将其赶走。

陈春龙在盐山县一家宾馆开了两个房间,叫父亲陈宝山和弟弟陈金来过来。26日晚,胡瑞娟神志不清,到处乱撞,嘴里说胡话。事后,胡家人赶到宾馆,据胡瑞娟弟弟称,他看到地上都是钉子、铁钎和绳子。

根据宾馆监控显示,11月27日凌晨1点10分,胡瑞娟被丈夫等人捆绑后带往赵清江家。三人走出房间时,胡瑞娟缩着肩膀,浑身颤抖。

到了赵清江家中,陈春龙开始抽打胡瑞娟。一开始他下不了手,赵清江对他说,打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妻子身上的东西。“你媳妇有五百年的道行,往死里打。这样才能治病。”

事后陈春龙称,赵清江也参与到了殴打当中,他用一柄缠着胶皮套的黑铁斧子拍打胡瑞娟,打了七八次,每次间隔五分钟。赵清江打得非常用力,“哐哐”的声音满屋子回响,边打边掐着胡瑞娟的脖子问:“你走不走?!”

至27日下午4点多,陈春龙进屋后发现,妻子口吐白沫,双手冰凉,她的身上有多处有淤青,背部已经血肉模糊。事后的尸检结果显示,胡瑞娟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殴打村民 曾因藏枪获刑赵清江住在小南马村,名声却在村外

“狐仙”的传说

胡瑞娟死后,有人把相关新闻发到了盐山当地的网络论坛里,评价道:哪个半仙不是骗子?

但立刻有人在评论里反对:别说的这么绝对。

在当地的乡村中,所谓“狐仙”可以让家庭摆脱困境,增加财富的说法流传广泛。从盐山县到小南马村,道路两边是大大小小的管件厂,这也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据当地人称,生意不顺时,开厂的商人也会找“半仙”算命保佑。

赵清江成为“半仙”后,生意多来于此。他有一个侄子做钢材生意,会介绍身边生意不顺、身体不好的人去赵清江家中看病。多位村民称,赵清江的侄子会事先将来人的信息透露给他,面对求助者,赵清江说出这些信息,表现得像“掐指算来的一样”。

熟悉赵清江的村民郭国庆说,赵清江在家门口装有监控,有人来找他,他能提前知道。而且,赵清江说话模棱两可,无论事情怎么发展,似乎都能印证。就这样,赵清江“半仙”的名声越传越广。

2016年夏天,邻村村民黄杨毅的妻子时常头疼,不吃不喝,去两三家医院没有治好,黄杨毅怀疑妻子是被“什么东西吓住了”。在别人的推荐下,他们找到赵清江家。

“治疗”前赵清江当场报价,“一次性五千包你看好,或者两百块钱一次,要看就看,不看就走”。黄杨毅把种地、做生意攒下的5000元给了赵清江。

赵清江诊断,黄杨毅妻子是“邪魔”附身,治疗的方式几乎与胡瑞娟的经历一样。赵清江让黄杨毅按住妻子,开始用斧子和鞭子打她的后颈、屁股和大腿。嘴里还念叨着:“是神在打邪魔,神在治病,你服不服?”

当时正是夏天,黄杨毅的妻子穿着单薄,两条腿被打得发青,到现在,膝盖上还留着斧刃刮伤的疤痕。

黄杨毅记得赵清江交代过,“回家以后,你别依着她,她只要一闹,你就打她”,他半信半疑,让儿子买回铁钎和铁棍,妻子一犯病,他就上手抽打。

七八天后,儿子发现不对劲,母亲油米不进,只喝水,被打时一直叫喊。黄杨毅这才停了手。

事后,黄杨毅觉得自己被赵清江骗了钱,但他至今还相信“半仙”的作用。“如果换一个半仙,妻子的病也许能好”,他对深一度记者说。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殴打村民 曾因藏枪获刑“半仙”赵清江

“村霸”的庙宇

在小南马村,上了年纪的人多在家种地,年轻些的会去工厂打工,每个月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村里唯独出了赵清江这个“半仙”,每天的访客络绎不绝。

只是,赵清江“半仙”的名声在外,村里100多户人家都对他避而远之,也没人会去找他看病。

赵家是村里的大姓,赵清江家中兄弟五个,他排老二,兄弟关系不算和睦。在自家里,赵清江脾气暴躁,时常会殴打妻子。

赵清江是村里最早发家的一批,但发家史并不光彩。有村民和村干部称,在干过捕鱼和机修后,赵清江曾在公路边开店,等司机来消费时上演“仙人跳”的戏码,甚至用猎枪威胁,勒索钱财。

赵清江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他带人堵过路口,阻挠村里修路;还曾因就医问题,砸坏了卫生院几十块玻璃;在邻村吃饭时,赵清江被人打破了头,找不到施暴者,就把火气撒在店老板身上,抽出猎枪砸伤了老板。

最过火的一次,因对小南马村修路占地补偿心有不满,赵清江酒后持铁锹扬言伤人。他将时任村长和两位劝阻的民警砸伤,最后因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成为“半仙”之后,2015年,赵清江将屋后的一座小庙翻新,建起三进制的庙堂。庙宇占地约五百平米,铁门前蹲着两尊石狮子,庙前有一座亭子,里面摆放着几块神牌,桌子上供奉着香火,庙外还有一块功德碑。有村民说,这其实赵清江自己出资所建。

找赵清江看病去灾的人越来越多,一天最多会有四五十人,但都是外村的。本村的人大都知道,赵清江所谓的治疗手段,就是掐脖子、斧头背打人、皮鞭抽打这些伎俩。

甚至有村民说,赵清江的治疗方式就是强者控制弱者。他让丈夫打妻子,病不好,就一直打,妻子因为怕挨打,只能承认好转,“这和屈打成招的犯人一样”。

殴打妻子致死案背后半仙:殴打村民 曾因藏枪获刑赵清江的庙宇近日被拆除

被迫中断的庭审

2月27日上午9点30分,胡瑞娟案在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赵清江神通不在,他身穿黑色外套,病恹恹的,坐着轮椅由法警推入庭内。胡瑞娟的丈夫陈春龙和小叔子陈金来则身穿囚服,站在被告席上。

2017年11月29日案发后,赵清江曾被逮捕,但后因健康原因被取保候审。但在监视居住期间,赵清江仍在给人“看病”。据海兴县赵毛陶镇的村民吕某证实,在2018年清明节前后,他们一家找过赵清江“看病”,持续近半个月,“治疗”方式仍是摸脑袋、掐脖子、斧头拍打后背。

庭审进行缓慢,如询问个人身份这样的环节,赵清江支支吾吾地用方言回答,原本两分钟能回答完的问题,用了约八分钟。

法官问及案件事实部分,赵清江全盘否认与自己有关。陈春龙表示,去赵清江家“看病”时,还有其他人去“看病”,为“治病”前后付给赵清江一万多元。赵清江则称,别人是来玩,并非“看病”,亦未收取陈家钱财。

问及“是否听见看见陈春龙殴打胡瑞娟”的关键问题时,赵清江瘫在轮椅上抽搐,不回答问题,庭审中止。其亲属当庭为他测血压,显示结果却是血压正常。

下午重新开庭,质证阶段,赵清江又一次“病倒”,审判长宣布休庭。当天庭审仅完成质证环节,之后开庭时间将另行通知。

如今,胡瑞娟的家属已放弃民事赔偿的请求,要求依法惩处三名被告人。被害人诉讼代理人张铁雁律师认为,被告人对胡瑞娟实施的加害行为残忍,并非简单生活矛盾激化引起的犯罪,被害人没有任何过失行为,不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

胡瑞娟事件后,赵清江的庙宇被查封,盐山县下发通知将其拆除。3月1日,赵清江的几位亲属守在庙外,凡是停留在庙宇门口的车辆,他们上前反复敲打门窗,厉声询问来意,并用手机拍摄录像,远远地尾随外来者。

次日,赵清江家的庙宇在挖土机声中轰然倒塌。

赵清江有一儿一女。儿子因反对父亲做“半仙”,早已离家“另立门户”。而女儿则支持赵清江的“事业”,有村民称,自从赵清江的庙被封之后,嫁到附近村子的女儿继承了赵清江的衣钵,又操起了驱邪治病的生意。

相关阅读

精选图文
热门排行榜
  1. 互联网与法律的结合的无人律所
  2. 小常识夫妻共同财产包括哪些
  3. 媒体:推进林业法治建设
  4. 交通肇事案三大焦点问题解读
  5. 签订合同必备33个法律常识
  6. 二手房必知常识 签约订房 产权变更
  7. 有趣且实用的法律小常识
  8. 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你是否真正掌握?
  9. 打造免费的法律顾问圈
  10. 2019年军队文职人员考试法律常识
Copyright 中国网络法律站点 闽ICP备05007636号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