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服务 法律问题 法律观点 法律常识 律师专线 律师诉讼 律师咨询 著名律师 法治动态 法治快讯 法治工作 法治经纬 法律法规 经济法类 行政法类 民事法类 新法速递 案例判例 法律咨询 司法解释

一潜逃22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2019-04-06 11:24     来源:未知     编辑:法律信息网1    人气:
一潜逃22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3月18日下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监区,潜逃22年被抓获的顾建国向记者回忆潜逃时的日子,他说:“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就是‘惊恐万分’。”
时间回到2月1日。当天傍晚,贵州省仁怀市。南来北往的客商,云集在这个著名的酒都。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市区的一条大道上,正在进行一场追逃行动。
一辆越野车紧紧跟在一辆黑色轿车之后。不一会儿,越野车加速,超过并挡住了那辆黑色轿车的去路。越野车上下来几个干练的男子,朝黑色轿车走过来。
驾驶黑色轿车的中年男子一脸迷惑,刚摇下车窗,来人就发问了:“你是顾大伟吗?”“是。”“你是顾建国吧?”来人又问。中年男子听到这带着天津口音的“顾建国”三个字,满脸震惊,脸色通红,额头冒汗。过了一会,他嗫嚅地答道:“我是顾建国。我知道你们早晚会找到我的……”
这个人,就是已经潜逃22年的重大贪污犯罪案件嫌疑人!
2月3日晚,押解顾建国的飞机降落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
20余年坚持——
“我们心里天天记挂着这个案子”
顾建国,1969年4月9日生,原天津市社会保险公司南开分公司统筹基金核算员。
1997年5月6日,原南开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接到天津市社会保险公司南开分公司举报,反映顾建国利用职务之便,伙同本单位财务科会计胡某某贪污辖区企业统筹基金,顾建国和胡某某从5月5日起失踪。当日,经初步核实后,南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顾建国、胡某某立案侦查并决定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这是1997年4月原南开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成立后的首例涉嫌贪污犯罪的大案。
顾建国与胡某某出逃后的第三天,胡某某幡然悔悟,回到天津,主动投案自首(因主动投案并有立功表现获减刑,现已刑满释放),使得案情更加明晰起来。
经查,1994年2月至1997年5月,顾建国利用职务便利,伙同胡某某,通过涂改、伪造企业养老统筹金核算表以及虚设统筹金下拨户等方式,将南开分公司的养老统筹基金直接划入由其事先开立的账户,共计900余万元。其中,胡某某分得200余万元,顾建国分得700余万元。
“在上世纪90年代,这可是个天文数字。”该市追逃办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善于伪装的顾建国表面上勤恳工作,背地里则用赃款买房买车,还雇佣了私人保镖,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公司开始审计账目后,顾建国深知难逃法律严惩,惊恐之下,仓惶出逃。在胡某某投案自首后,他仍不思悔悟,改头换面继续潜逃。
“从1997年5月起,我们查办了多起案件,但顾建国案始终挂在头号待破案件的位置撤不下来,看着让人心里堵得慌。22年了,我们心里天天记挂着这个案子。”去年从原南开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转隶到南开区纪委监委的王学军说,不知有多少人为此付出心血熬白了头。
定下“清零”目标——
“这是一场必须打赢的硬仗”
上世纪90年代,对在逃人员的追缉手段,远没有今天这样先进。顾建国也正是利用了这个空子,通过身份造假混迹于市井。多年来,办案人员多路出击,但顾建国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踪迹。
2017年,天津市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成立,自此对在逃人员的追缉达到前所未有的力度。两年多来,先后从20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和劝返在逃人员51人。去年10月,天津市追逃办再次对全市在逃人员进行梳理,提出2019年要实现对该市国内在逃人员“清零”目标,并把顾建国列为头号追逃目标。一场由纪委监委、检察院、公安局、法院等多单位协同的追逃行动随即展开。
“这是一场必须打赢的硬仗。”专案组成员压力山大。20多年了,顾建国的线索时隐时现,飘浮不定,茫茫人海,何处寻踪?
今年1月初,专案组对顾建国案件全部证据材料、线索信息重新进行分析排查,调整工作方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敏锐地发现种种信息和线索,都指向了贵阳的顾大伟。在市追逃办的指挥下,天津与上海、广东、贵州多地有关部门协作,将顾建国抓捕归案。
“随着国际追逃追赃联合办案机制的建立,加之科技手段的日新月异,顾建国注定无处可逃。”天津市追逃办成员、市纪委监委第十四审查调查室副主任范靖宇说,从布置任务到把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只用了3个月,“彰显出市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之后,协调、指挥本市各相关部门联合作战的高质高效,监察体制改革的制度优势正充分转化为治理效能。”
当事人现身说法——
“我想到过迟早会有这一天”
“出逃第一天,我不敢睡觉。第二天,我与胡某某轮流倒班睡觉。第三天,胡某某走了,我知道他肯定去自首了,我就更是惶惶不安了。但已经走出这一步,回不了头了。只有横下一条心逃,逃到哪天算哪天吧!”顾建国告诉记者,他切断了与家人、朋友的一切联系。
他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广东。为了逃避追缉,他造了几个假身份证。“把年龄改成了1974年,生日改成了潜逃的5月5日,这个日子我不能忘。”顾建国说,畏罪潜逃的日子过得人不人鬼不鬼,他不敢上街,不敢跟人讲话,晚上睡觉时不敢关灯。
后来,顾建国做了局部整容手术,被一家地产公司聘任为物业公司经理。“这家公司想派我回天津项目当老总,我以各种理由推掉了。我哪敢回天津?后来我离开了这家公司,跑到了贵州。”顾建国说,潜逃期间,他有过两次婚姻。2012年,他在贵阳安了家。他不止一次问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贪?为什么要去犯罪?
精选图文
热门排行榜
  1. 数据安全法律建设迫在眉睫
  2. 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七起典型案例
  3. 威胁走法律程序逼加的夫付1500万镑
  4. 法律武器 向“霸王条款”说“不”
  5. 应赋予特定程序性的强制力
  6. 加大保障行政执法行为过得硬
  7. 媒体:明确税与费的法律界限
  8. 媒体:为百姓生活撑起法律"保护伞"
  9. 媒体:礼泉法律援助暖民心解民忧
  10. 政法机关大数据战略守护平安
Copyright 中国网络法律站点 闽ICP备05007636号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